華人女子嫁給了新西蘭人,之后的事情很糟心...

投稿時間:2019-10-06  消息來源:  提交者:洪門小拳

  華人(专题)女子遠渡重洋嫁給Kiwi(新西蘭人),卻因為雙方關系惡化和簽證問題而身陷危機。

  Mei-Chueh Chao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故事,勉勵身處同樣境遇的媽媽們。

  01

  “我當場就答應了他的求婚”

  Mei出生在臺灣(专题)。

  作為家里三個孩子里面的老大,Mei是唯一一個離開家出國學習的。她先后在加拿大(专题)和美國讀書,拿到學位之后回到臺灣教英語。

  “我很享受和學生們在一起,因為和他們之間是心對心的交流。”

  

  后來,她前往英國攻讀博士學位。也是在那個時候,她遇到了后來的Kiwi丈夫。

  “我和他在2005年認識,那是我讀博的第二年。”

  在國外孤身一人的Mei很快就被這位對自己對文化深感興趣的外國人所吸引。

  “我當時想,他能說一點中文,那就能夠和我的父母交流了。因為他們一點英文都不會。”

  之后,他們開始約會。她得知他曾經結過婚并且有一個兒子。

  本來Mei打算在完成學業之后回臺灣生活。

  2009年,她和男朋友一起回了臺灣,并把他介紹給了家人。

  “我依然記得我和父母描述他向我求婚的情景。我還告訴他們我當場就答應了他的求婚。”Mei說到這里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  “我的爸爸媽媽聽完之后就哭了。到了現在我才懂,他們哭是因為從那個時候開始,他們就每年只能看到我一次了。”

  他們在2010年結婚。2016年十月,經過一番掙扎,他們決定定居新西蘭一起養育孩子。

  “我們決定搬過來,因為他是新西蘭人,而且他的父母也在這里。那時候我們有兩個孩子,一個1歲,一個4歲。我們都希望孩子們能夠和親人生活在一起。同時我也很相信,把一個孩子養大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。”

  02

  “你能夠想象嗎?你很可能會被遣返。”

  但是,把家安在新西蘭之后,Mei開始感到孤單。現實與她的預期有很大的出入。

  她的身邊只有丈夫和丈夫的家人,完全沒有自己的交際圈和朋友。

  “我全職帶孩子,沒有自己的朋友,也得不到丈夫的理解。”

  

  幾個月之后,Mei打算分居。他們嘗試過看婚姻咨詢師,但是卻毫無幫助。

  2018年,丈夫提出離婚。

  “他申請了法庭指令。我還記得那天他敲我的門,說我可能會收到法院的文件。我當時并不知道他已經申請了兩張緊急令。”

  Mei當時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威脅,因為她的簽證是和本地人結婚才能拿到的,婚姻不存在的話,簽證也會自動取消。

  “你能夠想象嗎?你可能會被遣返,而且可能——非常大的可能——你將再也看不到你的孩子了。你不得不回國,并且也得不到一個公平的判決。”

  

  那天她把孩子送去幼兒園之后,就在女性支持中心打了一天電話,希望找到一位律師可以幫她。

  但是,無論她怎么找,都沒有人愿意接她的案子。

  沒有人愿意接這種案子,僅僅就是因為這類案子不賺錢。

  雖然作為配偶可以申訴,但是過程漫長,而且費用昂貴。所以非常困難。

  03

  “這種配偶擔保簽證類別對海外配偶很不公平”

  “我當時非常恐慌,于是我上天祈禱,希望我能渡過這一切。”

  Mei暗自發愿,如果能找到一個幫助她的律師,她愿意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大家。終于,她找到了一位叫Sarah Croskery-Hewitt的移民(专题)律師。

  Sarah的客戶很多都是移民,她明白他們的需求都很緊急。他們感到無助,通常是因為他們不了解移民法和法律系統,英語能力不過關,沒有足夠的資源也沒有意識到人際網絡的重要性。

  Sarah說這種配偶擔保簽證類別對海外配偶很不公平。它的問題在于,它把重點放在那些遭遇家庭暴力和虐待的女性是從哪個國家來的,卻并不在意如何幫助一個家庭破鏡重圓。

  “例如,你要向移民局證明你來自一個經濟困難的國家,所以沒有經濟資助;或者你要證明你由于社會偏見而遭受到虐待或者排斥。

  Sarah說那些在嫁給Kiwi的婚姻里面受挫的女性,會更加脆弱。

  “遣返的威脅和與自己骨肉的分離,這是非常有威力的控制配偶的武器,”她說。

  04

  “從我的經驗來看,我知道移民政策的漏洞在哪里”

  Mei認為她的前夫就是利用她的簽證的限制來對付她。而她的經歷同時也是很多在同樣處境的移民女性面臨的困境。

  “我知道我必須要這樣做,必須要說出自己的故事讓更多人知道。這些年來我在不同的國家生活過,我明白作為一名移民的滋味。”

  “從我的經驗來看,我知道移民政策的漏洞在哪里。那些有Kiwi配偶的人,或者配偶有pr的人,他們的對象都可以利用這些漏洞作為武器,能夠讓自己安全地離開配偶。”

  “其次就是家庭法庭。我希望他們意識到這種在移民狀態方面的虐待完全是一種精神虐待。”

  “而我自己,在很多方面都已經比很多人有優勢,例如我的英語能力,統合各種資源的能力。”

  “但是,在去年,在最難的時候,我也曾想過放棄,想結束自己的生命。”

  “作為一名單親媽媽,一名女性移民,我們都走在一條很孤獨的路上。所以我想和那些跟我一樣處境的媽媽說:如果你想放棄——甚至想結束自己的生命——都不要輕易放棄。”

  她希望留在新西蘭,因為她希望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能有父母在身邊。

  “如果生命給你檸檬,就把它做成檸檬水。所以我會這樣想:這一次,生命給了我一個巨大的檸檬,而我會用盡全力去把它變成一杯非常美味的檸檬水。”

  去年圣誕節,Mei獲得了居民身份。

  隧道的盡頭總有光明。

 

   頂一下    踩一下

評論內容

記得先輸入驗證碼,再發布評論哦!(點擊驗證碼小圖可以更新)


返回
頁首
11夺金任7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