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9名儀仗隊隊員,舉起世界上最大的一面五星紅旗

投稿時間:2019-10-02  消息來源:北京日報客戶端   提交者:Mimi

 10月1日上午,伴隨著歌曲《今天是你的生日》,一面長35.1米、寬23.4米、重220公斤的巨幅國旗在群眾游行第一方陣的上方徐徐展開,1949名儀仗隊隊員將國旗高高舉過頭頂并用黃色月季花簇擁。

齊步走,正步走,國旗方陣整齊劃一,五星紅旗平整如鏡,緩緩經過天安門前時,莊嚴的神圣感從長安街向兩側散開,觀禮臺的觀眾紛紛注目,和著音樂唱出了心中的歌:“五星紅旗迎風飄揚,勝利歌聲多么響亮……”

作為群眾游行的第一方陣,國旗方陣的震撼絲毫不亞于閱兵方隊,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?記者在他們的訓練場上找到了答案。

1949名儀仗隊隊員,舉起世界上最大的一面五星紅旗

 


國慶慶典史上最大的國旗

今年國慶群眾游行的國旗方陣創下了多個歷史之最,國旗的面積由2009年國慶的552平方米,擴大到今年的820多平方米,重量也由2009年國慶的150公斤,增加到了今年的220公斤,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一面國旗。

“因為是國旗方陣,我們要達到一種莊嚴、肅穆、威嚴的效果,標準不能低于閱兵方隊。國旗面積的增加,對于我們1949名儀仗隊隊員而言,難度也成倍的增加。”國慶前,記者在北京東北郊一處訓練場見到了國旗方陣的副指揮王勇,他告訴記者,國旗方陣面臨的困難可不止于此。

據王勇介紹,7月6日,國旗方陣才正式集中訓練,訓練時間不到三個月,而閱兵方隊的訓練時間長達六到九個月,想要趕超可不容易。

“我們方陣的人數是一般閱兵方隊的5.5倍,體量越大越不好練,我們踢正步的距離是153米,比閱兵方隊的正步距離還要遠,這對是我們體力極限的考驗。”王勇說,“但我們要求自己行進速度和音樂配合分毫不差,差半秒就算失敗。”

面臨如此多的困難,國旗方陣威嚴氣質從何而來呢?記者在訓練場上觀察到,隊員和教練員都是“細節控”,他們以高昂的士氣、工匠般的精神,塑造了國旗方陣的獨特氣質。

黝黑的皮膚是他們的勛章

國旗方陣隊員的平均年齡為23.5歲,最大的36 歲,最小的18歲。“我們通過大數據科學選拔隊員,對隊員的身高、臂長、臂展等數據進行了統計,選出了方陣不同位置所需要的隊員。”王勇說。

選人只是第一步,下一步便是打基礎。國旗下方是530名執旗手,其余隊員則是國旗外圍的執花手,兩種隊員的動作和訓練各不相同。

“嚯!真是黑啊!”記者在訓練場首先見到了執花手,在白色訓練服的映襯下,他們的臉龐格外黝黑,汗水流過,黑的發亮。

“這個叫踢腿擺臂架,架子上拉的線,是讓隊員在踢正步時保持腳距地面30厘米,擺臂時拇指根部距離胸口30厘米。”29歲的李楠是國旗方陣第一排面的負責人,“每天上千次的踢腿擺臂動作為的是讓肌肉形成記憶,定型定位。”

練好基礎動作的最終目標是排面的一致性。一個43人的大排面,如何在行進中保持整齊劃一呢?李楠也有辦法,他讓隊員抓著一根十余米長的棍子,一起前進,“一開始6個人,再到10個人,再到20個,循序漸進。”

有巧練也有苦練。很多執花手的皮鞋磨破了兩三雙,33歲王克男因為綁著沙袋踢正步,腳腫到鞋子都脫不下來;27歲的周路平頂著帽子走齊步,鍛煉上身的穩定性;29歲的于桂江既是隊員又是教練員,他覺得和兄弟們一起摸爬滾打很快樂。黑皮膚是這個夏天留給他們最美的勛章。

“國旗下面不露臉我反而更自豪”

執花手的手臂動作分為曲臂胸前執花和斜上方致意舉花,而530名執旗手的手臂動作則保持不變,游行中,他們會一直將國旗高高舉過頭頂。“執旗手最大任務就是讓國旗平整,其中四個邊框的隊員很關鍵。”國旗模塊的負責人穆春奎說。

執旗手身著紅色訓練服,記者看到,邊框隊員被拉出來單獨訓練。穆春奎說,這些隊員舉起國旗后,向四周發力,目的是讓國旗繃緊展開,國旗下方的隊員則起到支撐的作用。“前期我們特別訓練了執旗手下盤的穩定性和手臂的力量。”

記者發現,國旗下方的隊員個子有高有矮,這樣如何達到統一的高度呢?現場一列隊員展示了他們的訓練方法:手握一根繩子,舉過頭頂。“用繩子模擬國旗柔軟的特點,雖然每個人的臂長、臂展不一樣,但相鄰的人都會把自己的舉旗高度調整到一致。” 穆春奎解釋道。

28歲的執旗手袁亞斌,為了專心訓練,推遲了自己的婚禮。國旗遮擋住了自己,是否會有遺憾呢?“一點沒有!這是我一生中最光榮的時刻,國旗是我們中華民族的‘圖騰’,我在國旗下反而更加自豪,這是我送給媳婦最好的結婚禮物。”

1949名儀仗隊隊員,舉起世界上最大的一面五星紅旗

 


雙胞胎兄弟一起入選國旗方陣

記者采訪中得知,國旗方陣還面臨著一個困難:游行現場沒有指揮員下號令,他們聽到的只有樂曲,何時踏樂、如何踏樂成了一個難題。

國旗方陣中不少隊員為此花了心思。行進指揮長梁懷琨發現,樂曲的時間固定,那么樂曲的節拍可以成為方陣行進的號令。他仔細研究樂曲,和導演組反復商量,帶著隊員實驗了一百多次。

最終,國旗方陣確定在《歌唱祖國》音樂序曲音樂的第二個8拍踏步,序曲音樂的第四個8拍,踏步變為齊步……“必須要做到歷史最好,分毫不差!”梁懷琨說。

踏樂的重點在于踩重音,19歲的李堯是國旗方陣第一排中間位置的執花手,他綁沙袋反復練習,能在歌曲節奏變化中精準找到正步、齊步的踏樂點。同樣也是執花手的23歲的韓濤踏樂精準,可以把誤差控制在一秒以內,“每一點汗水都是值得的!”

來自河南鄧州的孟慶康和孟慶俊兄弟倆都是執旗手,二人是雙胞胎,今年19歲,出生時只差了16秒。

“我倆同時被選拔進了國旗方陣,位置挨著。”兄弟倆都愛笑,質樸的笑容掛在他們稚氣未脫的臉上,“我踏樂比較好,他正步踢得好,我倆會相互交流,相互鼓勵,一定要爭氣,為爸媽爭光。”


來源:北京日報客戶端

 

   頂一下    踩一下

評論內容

記得先輸入驗證碼,再發布評論哦!(點擊驗證碼小圖可以更新)


返回
頁首
11夺金任7稳赚